文|显微故事  无境 赵闵文

  TikTok正在经历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。

  印度封杀、澳大利亚调查、特朗普威胁、即将出售给微软……接二连三的坏消息,让TikTok如坐针毡。

  两个月前,TikTok还在高歌猛进,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代表性案例,如今却面临着前途未卜的尴尬处境,而且还有可能愈演愈烈。

  本期显微故事来自两位TikTok员工口述:

  其中一个人刚刚离职,听说到了一些被封之后的故事;另一个人还在坚守,见证了被传收购的那一晚,民族主义情绪如何在公司内部高涨……

 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:

  被传收购的那一晚,民族主义情绪弥漫在公司内部

  木子,24岁 ,字节跳动国际化部门产品经理

  一鸣发全员公开信的那个早上,我的朋友圈已经恢复了平静。

  我们员工转发公开信,也只是对一个热点事件“大结局”式的官方宣告,几乎没有人再对此做何私人表态。

  对字节跳动内部来说,这不过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周一早晨。

  在外界舆论刮得腥风血雨的时候,字节跳动内部就处在话题漩涡中心,就像龙卷风的中心眼,反而风平浪静。

  张一鸣的内部信全文

  讨论最激烈的一夜是上周的周六(8月1日)晚上。

  当时传闻字节跳动要出售 TikTok,消息一出,公司内部的匿名圈就炸了,关于此事的刷屏帖子,远远盖过了其他议题。

  刚开始的担忧气氛还挺明显的,但大家并不是害怕“自己工作会不会丢了”。

  我们对自己的职场竞争力还挺有自信的,即使退一万步讲,公司倒掉了,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生存问题,最坏的结果就是换一家公司。

  但毕竟我们和公司的关系是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,再个人主义的人,这时候也会有几分危机感。

  公司的热血理工男占了不小比例,很快一篇文笔优美、情绪激昂的《六国论》匿名贴,在公司内部流传开来。

  帖子的大意是说,美国正如当年野心勃勃的秦国,如果我们一次次让步,是没法让它满足的,只是不断削弱己方势力,为最后的失意埋下隐患。

  民族主义情绪在那个夜晚达到肉眼可见的高峰,有情绪激动的员工甚至在朋友圈公开表态:宁捐工资,也不能卖掉TikTok。

  但感性的声音如同暴风一样,疯狂地吹了一两个小时,就停了下来,大家也很快都恢复了理性,更多冷静的声音,陆续加入进来。

  有人以“拿国家主权做此比喻是不恰当的”来反驳《六国论》,有人从 PR 角度分析,字节跳动应该如何表态,也有人讨论TikTok该卖给微软,还是该卖给Facebook。

  但大家的讨论也都随风而逝,现在TikTok的事件已经被摆到很高的位置上了,我们也都心里清楚:我们的表态能有用吗?一鸣都不一定有决定性作用,我们能起到的变量更是微乎其微。

  所以大家更多就是发表一下观点,说完就完了,不认为这事会对自己有太多影响。

  我是学历史出身的,平时很讨厌这种宏大叙事的。但当自己被迫卷入到两方对弈的风暴中,亲身体会到国际时事和自己工作离得这么近,也是第一次感觉到了工作在赚钱之外的价值感。

  原来,我们日常做的看似普普通通的工作,能够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力。

  其实从很早开始,字节跳动就已经在做不同尝试了。

  TikTok美国,是字节跳动在一个国家的一个业务,只是它做的比较出色,在社交媒体上的话题热度高,外界觉得它比较有名气,仅此而已。

  未来我相信大家会知道我们更多的出海产品,明年可能大家最熟的字节跳动的出海产品就不是TikTok 了,这个事情我还挺有信心的。

  印度封杀之后,没想到利润竟然还上去了

  大飞,29岁,前TikTok程序员

  两年前我加入字节跳动,成为TikTok的一名程序员,5月份的时候离职,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。

  因为过去职位的缘故,对近期内部的一些事情还是有所耳闻的。

  在TikTok两年的时间,我有机会走访了许多国家,增强了不少见识。

  在我看来,作为一家国际公司,TikTok面对的最难问题就是“本土化”,毕竟每个国家有不同的文化禁忌和意识冲突。

  因此TikTok会分国家运营,然后根据当地的情况,实行不同的本土化策略。

  比如在美国,我们就不会让出现印度的视频。在印度,我们也不会让刷到一些欧美的大尺度视频,因为欧美的TikTok用户会上传许多涉及成人内容的视频,这在印度是大忌。

  在一些内部不稳定、但是语言又繁复的国家,我们会做适当消音处理,避免涉及敏感话题。

  所以,我们一直怕因为平台的内容,引来当地的罚单。

  不久前,印度下架TikTok后,整个团队氛围很奇妙。有一部分员工“庆幸”,因为印度很少有用户为TikTok付费,而且印度当地语言杂乱,大约有成百上千种,需要大量审核,导致人力成本很高。

  所以TikTok在印度下架后,节约了不少成本,反而导致TikTok整体的利润增加了。

  当然,也有很多人担心,毕竟TikTok在印度每天有1.5亿的日活,这对把流量视为命门的互联网公司来说,无异于是一座金矿。

  印度之后,更多的人担心是会不会有其他国家也跟着封TikTok,毕竟每一个地区的TikTok都拥有大量的工作人员。

  被封了之后这员工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裁员,要么转岗。但是内部岗位有限,所以大量的人可能还是会被裁员。

  在“微软收购TikTok美国版”消息确定之后,有一种噩梦成真的感觉。

  虽然网上的人都在骂张一鸣500亿美元贱卖TikTok给美国,说资本无情,但我们内部员工心情很复杂。

  在我们内部看来,这次500亿美元的交易就是硬抢,而且是“你还不能拒绝”的那种交易。

  如果拒绝了,可能字节跳动在美国的所有业务都会被波及甚至关闭,一分钱都拿不到,而字节在美国有好几个办公区,数万名员工,这些员工到时候何去何从也成了问题。

  TikTok被禁,其实很早就露出了一些迹象。

  3月的时候,TikTok开始将海外内容审核的工作岗位,更多地设立在其他国家。

  所以在前一段时间,一切尚未成定局的时候,整个字节内部想了很多办法,想要拯救。但事实是,一切办法都想完了,能尝试的都尝试了,却根本不能改变局面。

  这也是这多年,第一次字节跳动出事之后,其他的竞争对手没有“落井下石”。

  毕竟全球化的今天,许多公司都有出海,谁也不知道TikTok之后,屠宰的命运会降临在谁家头上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李思阳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